叶鹅

稳定性差 攻击性高

亲密举动

*单纯想填充一下tag
*如果有谁觉得我写得太烂太支离破碎了 请冷静地私信我 我考虑一下删掉。)

门几乎是悄无声息地关上了,乔治迷迷瞪瞪地翻了个身,艰难地想睁开眼睛看看弗雷德又想搞什么小把戏。即使是在半梦半醒之间,他也能第一时间判断出进来的就是他的双胞胎兄弟,也能瞬间觉察到不对劲。
毕竟他的兄弟可从来不是什么温柔的人,进房间时没用烟花把他炸醒就已经是亲爱的小弗雷迪最大的恩赐了。
他没有睁开眼睛,但他也能感受到弗雷德在靠近。乔治一边努力放松身体,一边自然地往最坏的方向想着:“启动资金的事情已经把他搞疯了吗……梅林的三角裤啊!他最好是真的有点正经事。”
连兄弟间的深厚信任都没来得及表达完,身边的床铺就突然凹陷,隔着薄薄的被子一个巨大而多余的热源贴近,并且“它”的手还自然而然地覆在了他的手上,整日不干好事磨出来的茧子蹭得痒痒的。他差点条件反射地瑟缩了一下,拼上和韦斯莱夫人斗智斗勇的毅力才勉强控制住自己。幸好是背对着的,不然那抖得厉害的眼皮早就将他彻底暴露了。
“这简直是我演技面临过的最大挑战,”乔治无声地叹了口气,他现在可以很肯定地回答那个该死的问题了,“没有,双胞胎之间没有所谓的、罗曼蒂克式的心灵感应!”
他不敢肯定他的伪装有没有被发现,他也不知道他的兄弟现在到底在想什么。bloody hell,他现在所能做的就只有乖乖保持原样,让他仿佛着了魔的兄弟久违地抱着。

这有什么意义吗?乔治忍不住略带嘲讽地想。然而他立马听到了回答,不,韦斯莱家的双子做事从来不需要追求意义,他们只追逐快乐,或者本能。

呼吸一点一点搔着他的耳廓,甚至于有那么一次他都感觉到弗雷德冰凉的鼻尖擦过他的右脸。过分的亲密本该让他感到不自然与抗拒。他应该在这段时间足够长的静谧过后突然跳起,放肆地大声嘲笑他的小弗雷迪就像个不抱着心爱的娃娃就睡不着觉的小女孩儿,或者表情夸张地抗议他突然就变成了“心爱的娃娃”。然而残酷的事实是,没有任何心情被撩起,他也一点都不想蹦起来恶作剧。是的,不想。

哪怕除了一起爬密道之外他们从来没有搭过手,哪怕除了日常流氓似的搭肩以外他们从来没有这样的环抱,哪怕除了留在照片上的,仿佛要咬掉对方半边脸颊的婴儿时期外,他们从来没有靠得这么近过。

没有刻意的亲密举动,他们从不牵手、拥抱、接吻,他们所有行动都出自本能。

乔治是背对着窗子睡的,他眼前没有多余的光,他被令人安心的黑暗包裹着。“睡吧。”他放弃了从一开始就没有进行的思考,选择遵从自己的内心,“我并没有觉得这样挺好的!我只是累了!”
他就这样一边试图说服自己,一边不由自主地比着口型。






弗雷德总是会想方设法地比他晚睡那么半个小时,因此在他难得地一个人熬夜赶完论文(发明)准备回房的时候,乔治居然有点诡异的兴奋。
“就让我们来看看可爱的小弗雷迪糟糕的睡相吧。”他一边愉悦地想着,一边轻快地扭开房门。
……接着不知道为什么,他就笑不出来了。弗雷德的床靠着窗,今晚格外亮的月光撒了满床,乔治能看得清清楚楚。他的兄弟安安稳稳地侧躺着,红发恰好挡住了大半张惹人生气的脸,看起来乖巧安静得不像话,甚至让他想起了耳边那悠长的呼吸声。真是一副能让韦斯莱夫人感动得哭出来的、充满“别扭”的安宁的场景,太正常了……
除了空出来的左半边床铺。看起来空荡荡,怪可怜的。
乔治小小地“哈”了一声。

他们从不牵手、拥抱、接吻,他们的爱都是本能。

乔治迅速而小心地把自己抛上了弗雷德的床,拉开他的手臂,缩进他的怀里。虽说动作有好好的放轻,但他知道他完全不在乎会不会被发现。或者说他就是想被发现。
今晚的光有点太亮了,但他不介意,反而感到很安心。

就这样吧我搞不动了……。双子对我来说真是一个意义重大的坑啊。)
其实是两个脑洞强行融在一起了



乔治发誓他绝对不是故意的。
分别用嘴叼着食物两边撕扯吞食只是懒人兄弟在研制新产品时养成的恶习罢了,他真的不是有意在安吉丽娜面前表演这看起来过分亲密的举动。这太逊了。
但是装作漫不经心的那一眼是存心的。“我只是想吓吓她而已,”他这么想着,“但是看她突然瑟缩一下真的很解气。”

部分为亲身经历……。很想写一下就写了……。